厚厚青草為大地保溫

[vc_row el_class=”single-post-container”][vc_column][vc_single_image image=”7823″ img_size=”full” alignment=”center”][vc_column_text]厚厚青草為大地保溫

文|秋隱

 

冬至過後,氣溫越來越低,每天早晨要從暖暖的被窩中出來,是毅力的一大考驗,去剪頭髮時,也刻意交代不要剪的太短太薄,讓頭部少受風寒。

 

走趟農地,看到許多別人家的田地也在整理,稻梗殘株放火燒成灰,中和化肥農藥造成的土壤酸性。

辛勤的農民在翻耕過的土地田邊奮力施撒殺草劑,聽說播種前撒個兩次,可以杜絕水田雜草之患至少二三個月。

撒過殺草劑的田埂,數日之間已然焦黑,在一片肅颯寒冷中更顯死寂。連鄉公所的車也出動,沿著美麗的林蔭台九線舊省道一路噴灑殺草劑。大家一致要置草於死地的心態,令人看了背脊發涼。

 

走到不遠處清淨母語農場水梨園的兩位工作人員,一位正背著除草機在除草,一位把割下的草收集裝運,要拿去做堆肥。

照了幾張相片做記錄。回到農場,把相片記錄放給吳先生看。[/vc_column_text][/vc_column][/vc_row][vc_row el_class=”single-post-container”][vc_column width=”1/3″][vc_empty_space height=”150px”][vc_single_image image=”7821″ img_size=”full” alignment=”center”][/vc_column][vc_column width=”2/3″][vc_empty_space height=”45px”][vc_column_text]吳先生看到梨園除草的影像,馬上打電話給班長與工作人員,請他們停止除草。外場工作人員,大家議論紛紛,不解吳先生為何有如此決定…….

 

農地班長解釋為何要除草:「水梨園的草已經長得快要跟人一樣高了,現在水梨正在套袋,早上露水濃,一進去全身都溼了,只好穿雨衣,很臃腫又很悶熱,不好做事。

如果不穿雨衣,全身不只濕,還沾滿鬼針草的刺,回家拔都拔不完

。而且這時節還有看到青竹絲出沒,那天就摸到一條,險些被咬。工人都在抱怨,草這麼長實在很危險又很不方便。」

 

吳先生語重心長的說:「知道班長的說法聽起來很合理,但是那是從單一出發點、以人的角度所作的考量。大家做事很認真,一旦割草都割的很徹底,可是在這麼寒冷的季節除草,土壤會失溫,天寒地凍,障礙梨樹生長,其實對我們也不好。

若從眾生的角度看,所有其他的農地都撒了殺草劑,寸草不留,那些在草叢裡棲息覓食的各類昆蟲鳥獸,他們無處可去,只剩我們清淨這一點地方還有草給他們住。

如果我們也把草砍光了,他們要到哪裡住?哪裡躲呢?不是不能砍草,而是不要在這麼寒冷的季節除草,讓眾生有機會、有地方去。牠們也跟我們人一樣怕冷,要找溫暖的地方過冬。我們若只考量人的方便,牠們就很可憐。

我們如果能為蒼生多想一點,工作人員雖然稍微辛苦、不方便一點,卻對整體更有益,這樣就很值得。」[/vc_column_text][/vc_column][/vc_row][vc_row el_class=”single-post-container”][vc_column width=”1/3″][vc_empty_space height=”100px”][vc_single_image image=”7825″ img_size=”full” alignment=”center”][/vc_column][vc_column width=”2/3″][vc_column_text]聽完吳先生的一席話,大家頓時沈默下來,再次提醒自己,感受農場「願眾生安身立命、離苦得樂」的出發心。

 

吳先生接著告訴我們:清淨農法不能只站在人的角度思考,這樣的出發點會有問題,只顧人不顧眾生的做法,勢必無法得到天地的支持。

 

但,工作人員的不便怎麼辦呢?

討論之後,大家決定只做重點除草,從馬路到果樹間砍出一條給人走的通道,果樹樹冠下的草略做整理,不用砍到底,留一尺高度,其他區塊就任由草兒生長,繼續做眾生的家。

 

會議結束,走出辦公室,縮著脖子迎向陣陣寒風,心裡卻感到溫暖開闊,祝福眾生,希望因我們這一點願心,牠們也能得到一份溫暖過冬。[/vc_column_text][/vc_column][/vc_row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