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有的,要跟聽嘸的講

[vc_row el_class=”single-post-container”][vc_column][vc_single_image image=”7528″ img_size=”full” alignment=”center”][/vc_column][/vc_row][vc_row el_class=”single-post-container”][vc_column][vc_column_text]【小編按】多年前,夏凡因為母親需要「好的食物」調理手術後的身體,透過朋友介紹認識了清淨母語。

當年除了買清淨母語的產品照顧母親外,也與母親溝通,將自家長年種植釋迦和荖葉的四甲地,循序漸進改用「清淨農法」栽種。

夏凡接受吳先生的建議,費了幾年功夫,將地上原有的高污染作物改種台灣本土常綠喬木,願留給後代子孫一個清淨的環境。以不傷害生命的方式與牠們共生存,逐漸復育園區的完整生態。

她的母親每日在園中忙進忙出,晚餐時,還會一一細數著白天園中發生的小故事,尤其用「河洛話」白描的話語十分幽默風趣。

 

 

聽有的,要跟聽嘸的講

夏凡

早春時節整個園子砍了一次草,戰果是:一條眼鏡蛇、一條龜殼花及一條錦蛇,還發現兩窩雉雞蛋。
「三條蛇都被砍成好幾段」聽到母親的轉述,感到心很痛。
母親也很驚恐,因為案發地點都是她每天忙碌的農地。第一窩雉雞蛋是砍草前發現的,大概行跡敗露,母鳥從此一去不回。

 

 

換我在家上演孵蛋記;為了保溫(初春還挺涼的),用廢棄的砂鍋,舖上毛巾,周圍及上面蓋上紙板,用20燭光的燈泡24小時照射,每天翻蛋兩次。後來又發現了一窩鳥蛋,這次悲劇母鳥被砍草工人給砍傷了,一命嗚呼,於是我們亡羊補牢換了大一點的砂鍋,兩窩總共13顆蛋,繼續孵,繼續翻蛋。孵蛋期間碰到了必須到台北出差,翻蛋就交給了母親!
孵蛋的心情是既期待又憂慮 ─ 怕孵不出來,也怕孵出來。
我母親一直問我:「若孵出來了,要養在那裡?」這也是我的問題啊!「還有是否養得活?」
老實說現在就覺得想太遠了些!

 

 

問過有經驗的同事,得知孵蛋期約兩週;但不知鳥媽媽已孵了幾天,所以無從計算。孵蛋記上演三週之後,越孵越沒信心。
翻蛋時拿起一顆搖搖看,糟了!出現水聲──蛋臭掉了!第一次發現5顆臭蛋,接著每天都有新發現,最後當然就吹起熄燈號了,將蛋拿回去田地裡埋了,也算是塵歸塵,土歸土…

 

梅雨季剛過,又到了砍草的時間,有了上次不幸的悲劇,想起日前問吳先生:「該如何避免農地除草造成生命的傷害?」,他說砍草前要先通知牠們呀!
於是在砍草前三天,我請媽媽走到田裡,一定要宣佈即將砍草的事。

 

下班後,我問媽媽說:「妳有宣佈了嗎?甘攏有聽到(都有聽到嗎)?」

 

媽媽說:「有啦!我攏加伊(跟牠們)講,有聽到的,要跟嘸(沒)聽到的講啦!」這回砍草,所幸平安無事!
梅雨季之前,灑的芝麻都冒芽了,滿地的小苗真是熱鬧,隨著小苗漸長,苗也漸漸稀少,而且很稀疏。

 

我說:「我達工(跟他說)去到田裡,就看到蝸牛攏(都)已經吃飽要回去了,原來芝麻苗都是蝸牛吃掉了。」

 

我媽媽說:「來加伊(跟牠們)講,叫伊(牠們)不要吃了了,要留一些給我們收成,伊不知聽有嘸(不知聽懂沒)?」

 

我說:「叫伊聽有的,要跟聽嘸的講啊(聽懂跟沒聽懂的說)!」

[/vc_column_text][/vc_column][/vc_row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