酷暑轉清涼 盛夏消暑記趣

[vc_row el_class=”single-post-container”][vc_column][vc_single_image image=”8677″ img_size=”full” alignment=”center”][vc_column_text]

酷暑轉清涼 ~盛夏消暑記趣

文|林慧雯

一粒綠皮紅肉西瓜不論大小,一律攔腰對剖,清脆的爆裂聲是最振奮人心的,一個人一半,每個光頭就著鋼盔狀的西瓜,一湯匙一湯匙挖著,享受著甜美清涼爽口的滋味…
炎炎夏日要近了,猶記得十七年前的夏天,天氣均溫沒現在的高,可是初到鹿野,匆匆搬進農場的第一棟簡易鐵皮屋定居時,一家老小天天都熱得沒地方躲。
然而同樣是夏天,我們的居住環境卻一年比一年舒適,回憶起當時的光景,才恍然大悟,不是天候造成環境冷熱的差異,是人的觀念問題造成環境的不同。
話說四十多年前,現在的農場原屬於神木群聚的管制區,之後原始森林開發成良田,管制區也逐漸因林木的砍伐而轉為稻田,而這片原屬上等水稻田,由一棒棒接手的勤奮農人管理後,化肥化藥的濫用使得土地遭到破壞。
初到這塊田我翻動著前任農友剛收成完的玉米田,天呀!地質硬得鋤頭反彈的力道,每一下都震得我雙臂發麻、肩頸酸痛。
吳先生總不灰心地說:「在炎熱的田裡勞動著,晚上就會感覺到夏夜的涼爽。」可是天氣真的好熱呀!尤其是日正當中,悶熱凝滯的熱空氣真的令人抓狂,小朋友們突發奇想天天就賴在高低不平的大理石地板上貪涼,他們先撫平後脊再貼上前胸,不亦樂乎。

 

隨著春夏秋冬四季的轉變,我們與這片土地互動更深了,四年後,一棵棵親手栽植的樹苗長高了,雖不粗壯但和門前自己挖掘的一池塘,就負起終年自然調節大地溫度的工作,尤其入夜後,紅葉溪谷徐徐吹來的涼風,讓我們夏天仍得蓋著被褥才得一夜好眠,夏日的深夜氣溫自然降至24℃。
透過多年與土地的互動,更深深讓我明白同一個地方、不同的環境氣候,始肇因於人們如何經營這塊土地。

小鳥天使來種西瓜

依台灣的氣候和物產,炎炎夏日是用大量水果排毒最好的時機,西瓜是吳先生和男孩子們的最愛,獨鍾紅肉大西瓜。一般種瓜的經驗,西瓜適合在沙質壤土中成長,可是放眼我們的農地,沒有這種利於排水特質的土地,所以想吃口完全沒有藥物污染的西瓜,可真是難上加難!每逢夏天也只能望著路邊堆積累累的西瓜興嘆!
 一天,吳先生從外面帶了一顆綠皮西瓜回來,「哇~!」孩子們的穿透雲霄的驚呼聲至今仍猶在我耳邊,「怎麼可能會有西瓜?」
吳先生很興奮的說「小鳥種的啦!」,他是在鳳梨田的入口處拉藤時發現的。
奇怪哩!我們又沒有種呀?!
他說道:「一隻愛吃西瓜的小鳥,隨意留下牠的『黃金』,不易消化的西瓜籽就在因緣際會下落地生根,冒了芽,長大的西瓜藤掛在鳳梨叢心中攀爬,一段時間後就長出這粒西瓜啦!」哇!老天爺派小鳥天使送我們西瓜。
「明年我們可以開始種西瓜了!」嗄?但是,在不易透水的紅黏土中怎麼種西瓜?
經過了幾年,我們真的在紅粘土地裡種出了清淨西瓜!2010年氣候特別異常,一場豪雨常常一下就十幾天,一時之間大地無法馬上消化這麼多落水,連瓜農河床邊的西瓜田都鎮日泡在水裡三五天以上,我焦急的詢問吳先生︰「我們的西瓜也泡湯了吧?!」
結果竟出現奇蹟,一千多顆的西瓜竟然也只有3-4粒因泡水爆裂,其他安然無恙。
究竟怎麼一回事呢?
紅黏土雖然沒有像一般的沙質壤土排水快,但生態完整的瓜畦裡即使水位突然暴增,西瓜的吸水速度也不會太快;若雨水少時,也因為土壤雜草叢生,夜半凝結的珍貴露水沿著葉脈流入土中,大地的保濕夠,土也就不易失水。

 

父子的西瓜時間

自此每到了夏天,我們家最快樂的時光,就是大快朵頤西瓜。老爸一聲令下「走,挑西瓜去!」三個小孩最配合也最有活力。
一粒綠皮紅肉西瓜不論大小,一律攔腰對剖,清脆的爆裂聲是最振奮人心的,一個人一半,每個光頭就著鋼盔狀的西瓜,一湯匙一湯匙挖著,享受著甜美清涼爽口的滋味。
還不時探著旁邊兄弟的西瓜說「你的讓我試試?」「嘿!你都挖最好吃的……!」「我只是吃吃看好不好吃嘛!」「要不然,你吃我的!」「不要不要,我的比你的好吃!」
你一言我一語,互相偷襲,成為家裡最常見的歡樂景光。原本愛吃冰的小孩,又可盡興的吃西瓜消暑解熱,慢慢地就沒人再喊熱了!

[/vc_column_text][/vc_column][/vc_row][vc_row][vc_column width=”1/2″][vc_single_image image=”8675″ img_size=”large” alignment=”right”][/vc_column][vc_column width=”1/2″][vc_single_image image=”8673″ img_size=”large”][/vc_column][/vc_row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