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芳的類風濕性關節炎

[vc_row el_class=”single-post-container”][vc_column][vc_single_image image=”7747″ img_size=”full” alignment=”center”][vc_column_text]美芳的類風濕性關節炎

文|余麗珠

美芳,我的朋友、工作夥伴。

 

還記得,當時她的右手中指歪斜傾倒,後來得知九十三年間,她被醫生診斷為「類風溼性關節炎」。來工作之前,她已服藥三年,緩解發病時的疼痛。醫師很清楚告訴她「一輩子都得靠藥物控制,沒有其他的方法。」聽來讓人有些洩氣,不過,老天還是為美芳開了另一扇窗。

 

五十餘歲的生命,對家庭、對社會,一直都盡心盡力,是位讓人可以非常放心的部屬;該做的工作,一點也不怠惰,主動積極。

 

店裡冷凍冰箱漏水多年,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終於解決了。之前曾經幫忙先生修理摩托車,對機械的維修,她是在行;也幫忙家人開過餐廳,所以烹飪工作,更是樂在其中。

生命中,每一個人都有自己該面對的。美芳總以別人的需要作為優先考慮,身體稍有不舒服,總是一忍再忍,堅持百忍的功夫,讓她的身體做了最嚴重的抗議,難忍的疼痛,痛徹心扉,冬夜的痛楚令人難以入眠。

 

那時,我告訴她,清淨的食物,有著天地眾生的祝福,是美好的食物,請她思量「既然素食二十餘年,為什麼不改變為清淨的飲食呢?」

她考慮了一星期,決定不再吃外面化肥化藥種植的蔬果;不再吃外面來路不明的素料,改吃清淨的食材,搭配一個月酵素。

除了改變飲食,每天持續不斷的運動約一小時,假日爬山二至三個鐘頭,大量排出極酸的臭汗,醫院拿回來的藥物斷然丟棄,因為她知道吃藥是一條不歸路。

 

一年後,她的身體開始改變,臉變清澈了,疼痛的時間縮短,痛的感覺不再那麼劇烈,可以忍受。

雖然還是痛,但是她不再吃止痛藥,忍著痛、看著痛。冬天過了,春天來了,天氣變暖和,疼痛也減緩了。

她告訴我,這五年來,她不再因疼痛吃藥,因為之前胃痛吃了二十幾年的胃藥,可能是導致她得類風溼性關節炎的原因。

最近這一年,她早上起床,「晨僵」解除,身體的僵硬不見了,可以伸展自如,想像僵硬了近八年的身體,「回家」了,回到原來該如是的風貌。

 

最令我佩服的是美芳願意改變,改變生活,改變對待身體的方式,超越痛苦,所以昇華了。

雖然變形的手指頭依舊,但身體變柔軟,心情也變開心。臉上在睡飽之後,發散出亮麗的光澤,不是頂級保養品的功勞,是美芳心的力量。

 

有一回在台北搭公車,邂逅了一位六十餘歲的女士,她身體有些腫,手腳變形,背佝廔著。

我們彼此寒暄,她告訴我,二十幾年前,被醫生診斷為「類風溼性關節炎」,吃了二十幾年的藥物,緩解身體的疼痛。但是現在吃藥也無法止痛了,必須靠打針才能解決身體的痛。

約莫晚上九點三十分,公車來了,我們一起上車。

在車上我關懷她的近況,她說:「多年前有一個不錯的工作,後來生病了,也沒有結婚,現在一個人生活,就這樣一天過一天。」

醫院門口,她下車了,舉步維艱,好心的司機似乎也能理解,耐心等待她下車。

我心裡一直默念著,祝福她有一天也能改變對待身體的方式,希望她也能在生活、飲食上做些調整,雖然有些晚,但是,總是一個機會,一個希望![/vc_column_text][vc_empty_space height=”80px”][vc_row_inner][vc_column_inner][/vc_column_inner][/vc_row_inner][/vc_column][/vc_row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