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種什麼,牠吃什麼

[vc_row el_class=”single-post-container”][vc_column][vc_single_image image=”7599″ img_size=”large” alignment=”center”][/vc_column][/vc_row][vc_row el_class=”single-post-container”][vc_column][vc_column_text]

我種什麼,牠吃什麼

文|夏凡

地瓜的品種不少,媽種了兩個品種,一種是市場上常見的紅皮黃肉;另一種是白皮紫肉,有人稱為「紫玉地瓜」,相當好吃。

 

紅皮黃肉的地瓜較早結地瓜(約三個月),產量大,地瓜從地面上清晰可見,所以採收的時候不必挖很深。紫玉地瓜結得較慢,而且地瓜長在較深處,採收需花費一番功夫,但是口感較扎實,較好吃。

 

兩種地瓜分批種植,媽計劃可以一批批的採收,有吃不完的地瓜。前一、二批地瓜如計劃般一批批成熟,大家也都享用到美味的地瓜。
有一天……。
「今天走到種地瓜那頭去巡,發現被吃掉很多,有些新的齒痕,應該是老鼠昨天晚上吃的,不趕快挖的話,就沒得吃了。」媽說。

 

隔天挖回來的地瓜,小的比大的多,大的則大多被啃咬過。再下一批的地瓜,則挖不到了,老鼠大、小通吃了。
不過老鼠留下了紫玉地瓜,我想是因為地瓜長得較深,牠不願意花那麼多力氣,選擇較易取得的地瓜。而我們要吃地瓜就得挖很深,花費較大的功夫才有得吃囉!
「昨天剛種下的地瓜苗旁邊,今天看到老鼠已經挖洞住進來了,這下穩ㄉㄤ ㄉㄤ,可以穩心啊吃(台語)。唉!種地瓜養老鼠,想到就「爛」(台語)!」媽很沮喪。
不甘付出的心血,毫無收成,採收地瓜變成人鼠大賽,比賽看誰的速度快。
媽只要發現老鼠開始挖了,她也拿著鋤頭去挖。一場場的比賽下來,後來發現地瓜還很小,老鼠就開挖了,實在可惜,但是老鼠不在乎這些,只求吃飽。
我猜想田地裏的老鼠數量應該很多,所以食物供不應求!
「今天看到幾棵甘蔗葉乾了,走過去看,甘蔗頭已經被咬斷了,吃了一小段就換另一棵,實在浪費。玉米還沒成熟就開始咬了,這些老鼠,我種什麼,牠吃什麼。」媽說
果然,田裏已鼠滿為患,那麼蛇蹤應該不遠了!
「什麼可能有蛇,我常常嘛看到,一隻固定在水池旁,一隻固定在石頭岸邊;石頭岸邊那隻是錦蛇,很粗,看到人,走嘎哪飛(台語)。水池邊的是眼鏡蛇,較小隻。」媽說。
有一天,我真的在水池邊遇見了傳說中的眼鏡蛇,我的尖叫聲,穿破雲霄直達天聽,但牠卻慢條斯理的─滑走!

[/vc_column_text][vc_single_image image=”7601″ img_size=”large”][/vc_column][/vc_row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