賞鳥不用望遠鏡

[vc_row el_class=”single-post-container”][vc_column][vc_single_image image=”7630″ img_size=”full” alignment=”center”][vc_column_text]剛開始農地觀察記錄沒幾天,突然接到朋友的電話,她正在台北往花蓮的路上,跟一群鳥會的朋友去賞鳥。

她問我,花蓮哪裡可以看到「環頸雉」?

環頸雉,在鳥類圖鑑上的記載,是「稀有」的台灣特有亞種,體型大,常出現在平地至山腳下的草原或旱田地帶。住在花蓮的十年間,我曾不經意的看見牠幾次;一次是坐火車行經和平附近,看見一隻在乾河床上踽踽獨行;有三、四次是上班時在東華大學的草坪上,遠睹環頸雉夫妻倆悠閒漫步;還有幾次是在朋友一塊造林地上,無意間驚起,看牠以笨重的身軀作環場飛行。

環頸雉很怕羞,警覺性很高,隔老遠發現你的存在,牠馬上就遁入草叢深處,要仔細看清楚還真不容易。我告訴朋友幾個可能的地方,不知道她此行是否如願看到了環頸雉。

我沒告訴她的是,我每天在清淨母語的農場田裡作農地記錄時,六天裡約有五天,至少會「撞見」一隻環頸雉,同時撞見二三隻也是常有的。

我說「撞見」,是因為多半時候我們的相遇是無預警的。我在田裡沒什麼心機的走走看看,突然間,牠自不遠的草叢一驚而起,從我眼前啪啪飛過,還帶著怒氣嘎嘎的吼叫兩聲,彷彿抱怨我打擾了牠們的隱逸。發現環頸雉頻率最高的地方是台糖造林地邊的豆田,十次有八次會碰到。

有一次,在離我約十公尺的前方草叢,驚起一隻火速飛離,我喃喃向牠道歉這番驚擾,繼續前行。走了六七步,在同一處草叢,此時離我約三公尺,另一隻環頸雉又在我眼前倏然飛起,讓我嚇了一大跳。我猜牠原本打算按兵不動,等我自行離去,不料我不知好歹,直衝衝的繼續往前走,這隻比較晚逃離的環頸雉飛的特別遠,一飛飛進數十公尺外的台糖林,我滿懷歉意的目送牠在林中消失了蹤影。

還有一次微雨暮色中,我比較晚下工,開車行經我們的花生田,看到一隻環頸雉大剌剌的,坐在空曠的田的正中間,完全沒有隱蔽,這真是太少見了!牠大概以為這麼晚了又下雨,應該不會有人來吧!所以很安心地窩在那裡,準備休息了。相距大約幾十公尺,我車子才停,還沒熄火呢,牠就急急的飛奔到旁邊的樹林中。

以前參加野鳥學會的活動,總要跑到山林野地,才能看到一些比較特殊的鳥種。我還曾經遠征尼泊爾、澳洲,坐好久的飛機再開好遠的車,急切的用望遠鏡尋找鳥蹤。

現在賞鳥可輕鬆了!不用跑遠,就在住處的院子裡,麻雀、綠繡眼、烏頭翁、珠頸斑鳩……,這些很平常的鳥就不提了,白鷺鷥、 白腹秧雞、鷦鶯、番鵑、竹雞、翠鳥、蒼鷺、黑冠麻鷺、夜鷺、黑枕藍鶲、白環鸚嘴鵯、紅嘴黑鵯、 翠翼鳩、金背鳩、白尾鴝、赤腹鶇、虎鶇、環頸雉、 台灣八哥、烏秋、伯勞、五色鳥、小彎嘴畫眉、小啄木、樹鵲……,都不用望遠鏡哦!有些鳥好像已經落戶在院子裡了,常常看到,有些則來來去去。 一年一年過去,每年都有新鳥種出現。

清淨農法主張少除草,非必要不除草,草多蟲多,難怪有這麼多鳥喜歡來清淨的園子裡漫遊。以前天涯海角的追逐鳥蹤,花錢花時間花力氣,現在鳥兒不請自來,就在住處院子裡,四時晨昏常常有驚喜,不花錢不花力氣,望遠鏡可用可不用,感覺真是好幸福啊![/vc_column_text][vc_empty_space height=”80px”][vc_row_inner][vc_column_inner][/vc_column_inner][/vc_row_inner][/vc_column][/vc_row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