拔草悟

[vc_row el_class=”single-post-container”][vc_column][vc_single_image image=”7908″ img_size=”full” alignment=”center”][vc_column_text]拔草悟

文|郭瑟芬

 

開始除草,是十年前的夏天。
吳先生說:「夏天是揮汗的季節。」
於是把山腳下的果園交給我和小豐兩隻菜鳥盡情發揮。

 

密密芒草長得有兩人高,藤蔓肆意攀爬上樹,這番荒野景象,激起我們的企圖心,新買的砍草刀鋒利無比,殺氣騰騰, 左右揮刀,芒草紛紛倒地,十分痛快 。

 

我用倒下的芒草鋪成厚厚的一條採果大道,從這棵檸檬到那棵芭樂到下一棵桂花, 得意洋洋的踩踏其上,想像這採果大道完成後,就可輕鬆優游的挽著果籃摘水果了。

 

這天真的如意算盤,很快就被生生不息、旺盛蓬勃的野草蔓藤打敗。採果大道還未竣工,前面才砍除不久的芒草又已卓然挺立。

 

除草時,最能感受到「大地含諸種,普雨悉皆萌」的意境。繽紛旺盛的草花雜木,熱熱鬧鬧的擠在作物身邊,跟我們種下的作物同霑陽光雨露。

 

 

穿梭草叢中一段時日,不時發現有小小的鳥巢,結在草間,環頸雉、竹雞、鵪鶉、白腹秧雞出入,各式各樣的草蝗、蚱蜢、甲蟲、蝴蝶、天牛、椿象、蜘蛛,與更多不知名的昆蟲活躍其間。是這片深深草林,讓他們覺得可以安心的流連。
我想,我們莽撞的介入,揮刀除草之際,對這些小生命該是無端巨大的驚擾。 是那屬於人的自大高傲,企圖征服、敉平雜草的心態所散發出來的殺伐之氣,讓他們忙不迭的逃離。

 

 

《聖經》上說到:上帝叫日頭照好人,也照歹人,降雨給義人,也給不義的人。感受天地上蒼無私大愛,陽光空氣水,一律給眾生免費共享,內心充滿感恩。
《聖經》也說,上帝創造天地萬物之後,再照著神的形象造男造女,賜福給他們,並且賦予人管理萬物的責任。

 

可是,身為人,我們有盡到上天給我們的責任,好好治理、管理萬物嗎?

 

 

當人區分這是給人吃的作物,那是雜草,只要收成人要的作物,對雜草除之務盡。
對作物有好處的昆蟲,被歸為益蟲,對作物造成困擾的,就是害蟲,所以要保護益蟲,用各種手段消滅誘殺害蟲。殺草劑、殺蟲劑、殺線蟲劑、殺螺劑、殺鼠劑、殺蟎劑…各式各樣幾近千種農藥,就是因這樣的心態而發明製造出來的。

 

萬物只為人而存在嗎?如果這是上帝的本意,那祂為何還要花工夫去創造其他那些「害」蟲呢?

[/vc_column_text][vc_single_image image=”7910″ img_size=”large” alignment=”center”][vc_column_text]

當上帝創造天地萬物時,祂豈不是都心滿意足的看著每一個創造,發出感嘆,看這一切都是好的嗎?
為什麼到了人管理的時候,就有這個好,那個不好的分別呢?

 

殺草、殺蟲…殺殺殺殺殺…這樣趕盡殺絕的心,最終會給人帶來什麼結果呢?

 

大家都習慣噴灑殺草劑了,可不管用再多,也總有耐命頑強的草光復失土。

 

當視雜草為可厭之物,帶著對立、憎惡之心去除草,越除越無力、越除越無奈,越除越挫折。因為知道這是個永無可能完成的任務。

 

欲征服雜草的對立憎惡之心,會讓自己彷如受罰的西方天神薛西佛斯,日復一日的推著石頭上山,又看著它滾下山,除草成了苦刑。

 

《楞嚴經》卷六,阿難問佛陀:攝心之道,其中之一便是「斷殺心」。「清淨比丘,及諸菩薩,於歧路行,不蹋生草,況以手拔。云何大悲,取諸眾生,血肉充食。」

 

為了農作物長得好一點,再怎麼少除草,還是得重點除草!而除草的過程,也難免誤傷一些小生命。有一段時間,我頗為此所困。
清淨農法強調「不殺生」,真的可能嗎?

 

後來明瞭了!清淨農法的重點,是本著佛陀教導「斷殺心」的實踐。不只是消極的「不殺生」,而更要積極的「護生」。

 

看到《楞嚴經》這段文字後, 開始觀照自己除草時所懷的心念。

 

現在,比較會以一份溫柔心除草。一方面想著,幫作物改改運,周邊的草清開一陣子,有接受陽光雨露的空檔,鼓勵他們爭取機會努力生長。

 

而對除下來的草,報之以感恩,謝謝他們有如此緻密的根群,吸取大地的養分,活絡土壤的肌理,復以己身回饋大地。既知草永遠除不完,就安住當下,盡力做自己能做的,照顧好眼前這方土地,相信老天還是會賞一口飯吃。

 

從起初揮刀砍草的殺氣騰騰,到現在感謝野草如此生生不息,給我們無盡的養分供應,不懷殺心、對立之心,這是多麼大的一門功課!

[/vc_column_text][/vc_column][/vc_row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