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憶中番茄醬的青澀歲月

[vc_row el_class=”single-post-container”][vc_column][vc_single_image image=”7978″ img_size=”full” alignment=”center”][vc_column_text]記憶中番茄醬的青澀歲月

文|樂多

番茄醬對我來說有特殊的成長記憶……。

六歲才開始有記憶,但至今仍留在腦海的,只有那些食物的味道(尤其是特別好吃的)。

還記得上小學前,爸爸媽媽週末打牙祭,上館子,就會到一家很大的黑白切快炒店,點蛋包飯和冷盤豆腐,那家蛋包飯好吃到我每次都覺得吃不飽,心裡暗嘆: 「老闆,你也太小氣了,雖然我才六歲,可是食量很大耶。」

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媽把我的份量分給爸爸,還是老闆給我的比較少,總覺得沒吃飽。

 

開始煮東西是幼稚園大班,最早用的調味料是知名品牌的番茄醬(那時候只會做麵粉煎)。

往後,番茄醬和番茄汁陪我一起成長,無論麵餅、蛋餅、義大利麵、炒飯……等,都少不了它,有時候用的太兇,還會被阿嬤唸:「吃那麼鹹,腰子會壞掉!」

 

清淨飲食後,我不再碰番茄醬,一方面自己在寫論文的過程中,知道番茄是基因改造農產的代表作之一,無論基因種子或番茄的耕作過程,都脫離了自然運作規則,也因此曾在許多國家發生了諸如過產、棄置、農民經濟危機、傾銷之類的農業貿易事件。

另外,附帶了許多暫時還看不到的隔代遺傳問題,是最近才開始受消費者注意。

 

另一方面,種植實驗的過程,讓我對番茄有更一步的認識,了解到基因改造的不可逆和那些美國大企業的獨斷性格;不吃番茄及其加工品,並不是歧視、鄙棄番茄,而是累積更大的能量,以行動支持番茄恢復原本的生命力,給真正落實不用化肥化藥的農民最直接的鼓舞與激勵。

哪一天可以看到真正自然的番茄成功繁衍,一定要吃到番茄醬汁跟米粒充分融合的美味,好好品嘗滑過熱烈火舌的香氣。

 

當然,這樣的堅持,是有代價的

。從小最疼我的阿嬤,看我不再吃她煮的菜,覺得失望極了,還特地去買了番茄醬,想著那是我最愛吃的口味,可是我卻一口也不吃,除了為難和不太奏效的解說,內心真是難過極了。阿媽知道辯不過我,也沒多說,可是自己知道她心裡也一樣難過……。

 

為了不讓食物的真相,破壞了跟家人之間的親情,開始以清淨母語的食材調配醬料扭轉僵局。

紅糟和味噌等調出來的「番茄醬」,還有許多家常的、傳統的味道,在餐桌上重現光輝。對她們來說,也許我只是變心了,不再鍾愛那些知名品牌的調味醬,但餐桌上的美食菜色不減,味道更清新、健康,她們不會覺得我疏離了,會在飽足之後漸漸接受新的飲食觀念。

 

這是我清淨飲食理念,不只自己堅持,更重要的是,用喜悅的心和智慧,讓更多人了解、分享飲食當中出了什麼問題,真正體驗飲食所帶來的身心舒暢、美好。

[/vc_column_text][/vc_column][/vc_row]